B6娱乐游戏

首頁 |  合作動態  |  交流項目  |  友好院校  |  來訪學者  |  學術研討  |  出國指南  |  海外體驗  |  最新通知  | 
友情鏈接
海外體驗
【加州伯克利】世界那麼大aaaaa,還好我去看
發佈時間:2016年01月22日 02:14   作者:   點擊:[]

——寫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交流結束後的一些閒言碎語

世界那麼大aaaaa,我想去看看aaa。

五個月前aaa,我帶着這樣的心情踏上了飛往舊金山的航班aaaa。

我是個優柔寡斷aaaa,或者aaaa,十分糾結的人aaaaa;做決斷一直都不是我所擅長的事情aaaa。讀大學兩年aaa,沒能給未來定下任何的規劃aaa,幾乎沒有方向aaaa;即將面臨的出國還是國內讀研的問題也不知所措aaaaa。此時aaaaa,低機會成本高效用的短期交流項目變得尤其適合我:或許一學期的異國生活和新鮮見聞會在某種程度上改變我的想法aaaaa,讓我不再糾結於國內國外的權衡aaa;至少會從我的未來裏排除“出國後發現不適合自己”的可能aaaa。沒有猶豫aaaa,我填好了項目申請表aaaaa。

伯克利是一箇舊金山灣裏的安靜小鎮aaaaa;除了學校aaaaa,基本沒有其他的東西aaaaa。我猜這裏就是爲學校而生的aaaa。亞洲面孔很多aaa,外國人以中韓爲首(似乎韓國人更多一些)aaaa,典型的美國白人黑人反倒是比想象中少aaa;視覺上來講aaaa,美帝國主義並沒有給我帶來什麼衝擊感aaa。要說有什麼讓我一時難以適應的aaaa,該是汽車禮讓行人的習慣:我讓車先過aaaa,車卻要我先過aaaaa,弄得怪不好意思的aaaa。

語言是開始生活的第一關aaaa。我更加體會到“英語課本並沒有用”aaaaa,至少在日常用語方面沒有用aaaa。雖然本地人會條件反射性地對外國人放慢語速aaa,但是未曾聽說的習慣說法和過多的信息量依然會造成不理解甚至是誤解aaa;自己想表達的意思又總是超出語言考試的情景範圍aaa。於是aaa,接下來的四個多月aaaaa,我只好活在對自己英語水平的譴責之中了aaaaa。

伯克利的校園面積很大aaaaa,樹多aaa,綠地多aaaa,建築鬆散aaaa,風格迥異aaaa;依山還建有實驗室和植物園aaa。圖書館很多aaa,大小不一aaaa;除了幾座學校的大圖書館aaa,幾乎每個學院都會有一個自己的小圖書館(對所有學生開放)aaaaa。

都說昂貴的大學學費購買的不只是教授在臺上的幾個小時aaaaa,更是外界難以輕易得到的寶貴資源aaaa;在西方大學這一點體現得更加明顯aaaa,尤其是圖書館aaaaa。圖書館不是簡單的存放書籍的建築aaaaa;若是aaaa,它將和倉庫沒有差別aaaaa。在伯克利aaa,每個圖書館都會有固定的稱職的圖書管理員管理圖書、爲學生提供幫助aaaaa;不僅是借書還書索書這樣的機械工作aaa,如果需要aaaa,他會了解學生需求後給出閱讀建議-他們瞭解的不是圖書館這個建築aaaa,而是裏面的書aaaa。學院也會有固定的資源管理職員:無論電子或紙質aaaa,數據庫或文獻aaa,他都會爲你指出詳細尋找方向aaaaa。數據庫圖書館aaaaa,可以預約管理員進行一對一指導aaaa,解決數據查找上的疑難問題(親身經歷)aaaa。亦有研究生助教開辦的基礎計算機教學公開課(程序語言、常用統計軟件等)aaaa。

想知道一所學校的研究生值不值得申請aaaaa,就去看看它博士生的論文aaa;想知道一所學校的本科生值不值得申請aaaaa,就去看看它的圖書館aaa。

閒散的時光總是短暫的aaa。開學自然要變得忙碌aaaaa,奔走於很多課程之間aaaa,嘗試不同的口味aaaa,篩選出自己喜歡的aaaaa,或者期望着自己趕快從某門課的“等待名單”上排到位子aaaa。作爲交流生aaaaa,我們的課程選擇非常有限:選擇範圍小aaaa,且正式學生享有選課優先權aaaaa。若不是原本選好的課程被強行踢出aaaaa,我大概永遠不會有選研究生課程的想法(研究生通指博士aaa,下同aaaa;伯克利沒有經濟碩士)aaaa。陰差陽錯aaa,或是機緣巧合地aaa,我選擇了金融經濟(本科課程aaa,設置與國內教學相符)和高級計量(研究生一年級課程)aaa,3門課aaa,13學分(另有一門經濟研究課題aaa,屬於項目必選課aaa,沒得挑)aaaa。

其實aaa,選擇研究生課程我是有顧慮的aaa。自知不及清北的同學聰明(多數選了至少一門研究生課程)、數學底子也不是多牢aaaaa,一年前來交流、在類似課程吃過虧的學長和教過我的教授也都表示最好不要冒着低分的風險aaa,我能真切地在腦海中看到可能出現的不盡人意的後果aaaa,內心着實有些恐懼aaaa;然而抱着賭徒心理aaaaa,我仍渴望能用這門課程的理想成績證明自己aaaa,無論出國或者保研aaa,它都會是很好看的一份輔助材料aaaa,即使成績不算理想也能用難度來推脫一下aaaaa。做決定就像考試做選擇題一樣aaaa,一旦心裏出現最輕微的傾向aaaaa,縱有千萬種理由也不會改變內心的答案了aaa。

然而aaaaa,殘酷的生活用血教會了我“ex-ante(事前)”與“ex-post(事後)”的區別aaa。

總體來說aaaaa,課堂英文教學一直沒有給我造成很大的困擾aaaa。作爲實驗班的學生aaaaa,課上聽老師講英語再正常不過aaa,唯一需要適應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口音aaa;講臺上的教授們都會極盡全力提高聲音、吐字清楚aaaa,未能跟上的內容也完全可以依靠板書或者幻燈片補救aaaa。當然aaaaa,外國學生aaa,特別是還不足夠了解西方生活的aaaaa,會在文化上吃點虧aaa;觀察學生們在教授開玩笑的時候笑與不笑的反應就很容易區分出哪些是異國人aaaa。有時對於某些聽得懂的玩笑aaa,我能感到“此處應有笑點”aaa;但是具體是哪個點aaaa,只能跟着同學們一起動動嘴角aaaa。或者是我笑點太高aaa?

對於相對擅長閱讀的中國學生aaa,英文的作業題目自然不是問題aaa;於我個人(以及實驗班的同學們)aaa,英文論文也不陌生aaa;傳聞中的“閱讀材料”也沒有想象的那麼恐怖(以下僅爲個人對於經濟專業課程的粗淺認識)aaaaa。是否給學生留課下閱讀任務完全取決於課程性質和教授的教學方式aaa;是否完成教授佈置的閱讀取決於它是否會出現在考卷上aaaaa,以及個人興趣aaa。多數閱讀是非強制性的aaaaa,讀與不讀幾乎不會影響考試成績aaa;閱讀材料是爲需要的學生提供正確快捷的學習方向aaaaa,以便在感興趣的領域有所拓展aaaa。而這些拓展aaaa,正可以作爲office hour裏和教授的談資aaaaa。

Office hour對我來說算是個新鮮事aaaaa。在國內aaa,我更傾向於直接在課堂上提問(當班級規模比較小的時候)aaaaa,或是下課立刻在教室向教授請教aaaaa;至於教授的辦公室在哪aaa,我可能連在哪個樓都說不清aaaaa。在美國aaa,本科生的課常常有一百人以上aaa,除了有創意值得討論的問題aaaa,很少有人在課上舉手(大概和很多人聽說的美國課堂不一樣)aaa;課後不論教授還是學生也都不會在教室多做停留aaaaa,若不是十萬火急aaaa,統統留給office hour或者電郵aaa。

開始aaa,我也曾想通過多去office houraaaaa,多和教授溝通aaaa,運氣好的話還能討到封推薦信aaaaa。鑑於自知不太可能常去所有教授的辦公室也不太可能拿到好多推薦信aaa,我需要比對一下自己最可能博得哪個教授的青睞aaaaa。高級計量aaa,太難aaaaa,連上課教的我都不能全消化aaa,就更不要說探討了aaaa;去問些簡單問題aaa,效率還不如自己思考aaaa,也無益於在教授面前樹立良好形象aaaaa。經濟研究課題aaaa,課太水aaa,終極考覈的論文如有問題是固定向助教詢問aaaaa;概括來講aaaa,我完全不知道該和教授說點什麼aaa。最後的選項似乎只剩下金融經濟一個了aaaa;課不難aaa,某些時候有適度的拓展aaaa,適宜嘗試aaaaa。

第一次踏入教授辦公室我暗暗吃驚竟然會有如此多的學生趕在這兩個小時裏問問題aaa,可能他們中的很多人有和我一樣的算盤aaa?一兩個問題aaa,加上排隊的時間aaaa,大約花了我幾十分鐘aaaaa;我卻絲毫不可惜這點時間aaa,反而爲如此不善交際的自己能勇敢地獨闖教授辦公室感到高興aaaaa。如果學習節奏能一直像第一個月一樣明快aaaa,可能我會一直重複這件小確幸的事情吧aaaaa。

若說有什麼東西毀了我這四個月的幸福aaaa,那麼答案有且僅有高級計量那門課程aaaaa。“選課決定生活質量aaa,而我們的生活質量被這門課拉低了三條街aaa。”同甘共苦的夥伴們如是說aaa。然而這段經歷不幸卻又幸運aaaa;人在逆境中學到的往往超乎想象aaa。

曾經的我總覺得自己是個聰明人aaaaa,給我一張北京戶口我也能上清華那種aaa。選研究生的課aaaa,出於賭徒心理aaaaa,是自負aaa。大綱上看似熟悉的內容aaa,以另一種面目出現竟將我繞得雲裏霧裏不知所措aaaaa;那時我以爲aaa,大家都會覺得這門課很難aaaaa。過去的二十年裏aaaaa,我從沒體驗過做差生的感覺aaaaa;然而一階段(課程共兩階段aaaaa,兩次考試)略低於中位數的考試成績讓我認清了現實:我拿出九成精力學習的一門課aaaaa,還達不到中等aaaaa;與我競爭的aaaa,是同時學四門左右同等難度課程的研究生aaaaa,或者比我多選一門研究生課程的清北人aaa;作業還是仰仗清華同學幫忙aaa。那時我想aaaa,兩年之後aaa,即使把我放到這裏讀研究生aaaaa,也一定是肄業的結局aaaa;中國頂尖學府取分最高的專業裏的拔尖學生aaaa,與屋裏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術好胚子aaaaa,他們纔是一類人aaa。

不斷認清自己是件好事aaaaa,減小以後做出蠢事的可能aaa。可能此處傳達的三觀和雞湯文或是長輩們希望我們接受的不相符aaa;我將自己的感受擺出來aaaa,如何理解便是各位看官的自由aaa。

課程的二階段對我就像夢魘aaa;不僅數學知識跟不上、思維速度跟不上(聽不懂課只會抄板書已是家常便飯)aaaaa,新加入的編程作業還讓我摸不着頭腦aaa。幾乎每次作業aaaa,都是“磨”出來的:自己思考、複習筆記、問谷歌、和室友相互啓發aaa,重複上述過程aaaa。因而我也喪失了思考金融經濟的時間和興致aaa,畢竟好問題的提出需要大量的時間閱讀和思考aaa;我所有的力量都用在如何將計量保持在一個A-的水平上aaaa。或許回過頭aaaa,我會覺得這門課的難度被自己誇大了aaa,但它已經足夠令我掙扎和重新認識自己aaa。

然而這門課也讓我和其他一起上課的中國孩子們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aaaaa;清華經管、北大光華、臺大抑或伯克利本校生aaaa,與來自不同地方的人相處如同井底之蛙終於看到了地平線aaaaa,千姿百態aaaaa,和腦海中臆想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光景aaaa。

這門計量雖然難aaaa,但於我而言aaa,依然和大多數課一樣aaaa,知識不是最重要的aaaaa;套用愛因斯坦的話說aaaa,重要的是忘掉知識後aaa,留下的那些東西aaaaa。

正式的學期裏aaaaa,我的生活大概就是家、學校、食堂aaa,三點一線aaaaa,平凡單調aaa,如上所述aaaa;沒有春假aaaa,週末用來給自己做點好吃的aaaaa,感恩節用來複習考試aaa;之後的旅遊算是個人附加項aaaa,不能作交流的體會aaaa。或許讀到這裏aaaa,各位看官還在期待一個正能量的轉折aaa;不幸的是aaaaa,到這裏我便要結尾了aaaa。寫這些文字的目的aaaa,是爲了給自己留一份記錄aaaa,或者分享給感興趣的人aaa,而不是弄成留學推介廣告aaaa。一如我題目中講的aaaa,世界那麼大aaaa,還好我去看aaaa。然而aaaa,大千世界aaa,每個人看到的都是萬花筒中不同的一個組合方式aaaa;於我aaa,出去走走aaa,越看越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aaaa,越看越能變得成熟和消磨銳氣aaaa;不是每個人的經歷都會變成人生的奮鬥目標或是感人至深的心靈雞湯aaaa;看了aaaa,才知道自己的世界是什麼模樣aaa。

直白的表述aaaaa,包含諸多思路不清詞不達意aaaaa,煩請包容aaaaa。

童若琰

2016/1/11

上一條:【蒂爾堡大學】風車之國的交換時光 下一條:【加州伯克利】世界那麼大aaaaa,我想去看看

關閉